茶马古道,曲折蜿蜒,为何能绵延千载?

一、纵横南北

在我国古代,西南之地,有一条穿行于藏、川、滇横断山脉和三江流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以茶马互市为主要内容,以马帮为主要运输方式的国际贸易商道——茶马古道。

作为一条千年古道,它的范围囊括藏、川、滇三地,途径桂、黔、湘,外围延伸到印度的噶伦堡、尼泊尔的加德满都以及东南亚的缅甸、越南、老挝、泰国等地,甚至辐射西亚、中亚等地。

在茶马古道上,主要的运输商品是茶。

茶马古道上运往藏区的茶叶称为边茶。边茶有详细等级划分,分二等六级:上等为毛尖、芽细、砖茶;中等为金尖、金玉、金仓。

因长途运输不易,这些茶叶都被捣碎后压成砖形,长 9 寸至 1 尺,宽 7 寸,厚 3 寸,故而这些茶也被称为砖茶。

除了茶,克什米尔、尼泊尔等地区,常输入砂糖、米、铁等物品;亚东、不丹、锡金等地,输入的为茶叶香料、棉木、西洋杂货、毛织物、宝石、烟草等。

抗战时期,茶马古道还肩负着为抗日军运输生活物资的重要责任。

在茶马古道上,这些货物运输的主要载体是马、骡子、耗牛以及人背肩杠,背货物的工人在过去被称为“背子”。

茶马古道兴盛时人数众多,众多人、马聚集在一起便形成了马帮。马帮是连接滇、藏及通往印度、尼泊尔、缅甸运送商品货物的主力。

他们基本都是“春走普茶山,夏日回到丽江,五月启程进藏,冬天马帮凯旋”,来往时间少则三四个月,多则一两年常年风餐露宿,行程艰辛。

历史上茶马古道各种交易用的货币多为银货,中国的银子、尼泊尔的银币、印度的银货、西藏本地的铸造货币——“唐佳” ,甚至还有俄国的卢比,都具有购买力。

除了钱货交易,以物易物也十分常见,如哈达、茶叶、黄油等物都可互相交换。

历史上,茶马古道大致共有三条主道。

第一条主道是滇藏线,也叫做南道。是从云南产茶地重地西双版纳、思茅、保山、大理、丽江转四川甘孜、西藏昌都、拉萨,最后西进尼泊尔、锡金、不丹及印度,完成交易。

第二条主道是川藏道,也被叫做北道。自四川产茶重地雅安、康定分成南、北两条支线。

北线——康定、甘孜、江达、昌都、卫藏、拉萨;南线——康定、巴塘、芒康、昌都、卫藏、拉萨。

南北两支线在卫藏地区汇合,由此线到达国外的尼泊尔、印度和克什米尔地区。

第三条主道是青藏道,在唐朝后期和宋朝时一度十分兴盛。路线是从长安、今西宁、青海共和县、柏海,过牦牛河(通天河)藤桥,经唐古拉山口,最后由那曲通达拉萨。

这条古道在前期又被称为“唐蕃古道”,因为它是连接唐朝与吐蕃的一条政治要道,后来逐渐演变成茶马贸易的一条要道。

沿着这三条要道,茶马古道的交通网在中国境内形成了康定、丽江和昌都三个主要贸易中心,三足鼎立般向四面辐射。

二、流传千年

唐朝时,唐蕃之间确立了“茶马互市”,茶马古道走向兴盛,朝廷将其纳入正轨,进行管理。

公元712 年,唐、蕃开展以丝、茶换马的贸易,规定以赤岭(今青海湖东面的日月山)为换马之地,以“甘松岭”为互市之地。

公元 743 年,唐蕃会盟,除重申“和同为一家”的甥舅亲谊,还确定了建立“茶马互市”贸易的传统,立碑于“赤岭”。

这一时期,唐朝开始征收茶税。

据记载:“茶税开始于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九月,与漆、木、竹、商钱并税”,由此足见茶马互市之繁荣。

宋时,茶马贸易形式有两种:一是赏赐和朝贡,进行官方交换和薄来厚往的赏赐;另一种是政府在沿边各地设置茶马司,进行“召募蕃商,广收良马”的贸易。

直到今日,雅安等地都还有茶马司、“买马场”等遗迹存留。

关于茶、马比价政策,宋政府奉行“随市增减,价例不定”的政策。茶马互市之初,一匹马约当茶 100 至 200 斤。

北宋平均每年买马约在1.5—2.5万匹之间,南宋买马量浮动不定,在4000 匹至 6000 匹左右。

据统计,宋代四川产茶 3000 万斤,其中一半经由茶马古道运往了藏区。

明朝在历代王朝中最重视茶马贸易,因其茶政之重,茶马互市也最为兴盛。

明朝初年,川藏茶道正式形成。天顺二年(1458),朝廷规定以后乌思藏地方贡使只得由川藏道入贡,而明朝使臣也分别从四川、陕西入藏。川藏茶道成为了官道,而取代了青藏道的地位。

不仅如此,明王朝还视茶马之政为“军国要务”、“西鄙重事”,建立了庞大的管理系统。

这些系统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属管理职能,如茶马司,其主要职责是与少数民族进行茶马交易。

明朝自洪武至万历年间,先后设置有秦州、眺州、河州、西宁、甘肃、甘州、庄浪、眠州八处茶马司、茶课司。

另一种属巡督稽查职能如茶马御史、州县官吏等。

明朝通过“茶禁”,严禁贩私茶到民族地区,严厉打击私贩。对于商人,将“私茶”运送出境者,凌迟处死,家迁化外,其惩罚“与私盐同罪”。

明代文学家汤显祖在《茶马》中写道:“黑茶一何美,羌马一何殊,羌马与黄茶,胡马求金珠”。

这首诗见证了当时茶马交易市场的兴旺与繁荣。

清初,由于国内动荡的局势,需要大量战马,所以延续了明朝的茶马交易和管理制度。

清初的战争,导致战马严重短缺,加上清立国不久,需要妥善的处理民族关系,顺治元年规定:“与西蕃易马,每茶一篦重十斤,上马给茶篦十二,中马给九;下马给七”。

雍正十三年,政府停止了茶马贸易垄断限制,使茶叶无限制大量输入藏区,这促进了茶马古道的长足发展。

清中期在各地设置茶马司,还增设过茶马御史。

整个康雍乾时期,由于政策的原因,云南、四川两地种植、输藏茶叶的规模更加扩大,茶马古道走向了封建时代最后的繁荣时期。

在清朝中期以后,茶马古道的贸易方式开始由政府垄断转变为自由贸易,

清末民初,茶马古道开始衰落。清政府在藏区和其他民族地区建立了马场,解决了马匹的来源问题,茶马古道的作用锐减。

光绪三十三年,英国侵藏,茶马古道由于印茶入藏而不复往日繁华。

民国时期,军阀战乱,川藏纠纷不断,官方的茶马贸易日渐没落,唯有民间商人之间的茶叶贸易始终活跃。

在当时复杂的条件下,茶马古道成为沟通内地与藏区的重要联系,并一直延续至民国末年。

内地茶叶成为汉藏民族共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西藏、倾销印茶的有力斗争武器。

三、茶马古道形成原因

茶马古道自唐代兴盛以来,绵延千载,至今足迹未干,自有众多内在原因。

“不可一日无茶”

我国是世界上种茶、制茶和饮茶最早的国家。

云南是我国茶文化的发源地,西双版纳地区的南糯山至今长有千年的老茶树。

大叶子普洱茶早在唐朝天宝年间就在澜沧江两岸大量种植。唐朝后期内地饮茶风气方兴未艾,茶叶的兴盛与传播肇始,城市中开始出现了茶馆,制茶业具有相当规模。

康藏属高寒地区,民众多喜食含热量高和脂肪很高的奶类、酥油、牛羊肉等。

而在缺少蔬菜的条件下,茶叶则能够分解脂肪、杀菌防疾、强身健体等功效,是一种绝佳的替代品。

所以茶叶传入藏区后立即成为肉食、乳饮的西北、西南边民的生活必需品。所谓“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不热,非茶不解,无茶病且死”。

藏族古谚语有一句话:“加察热!加霞热!加梭热!”即:茶是血!茶是肉!茶是生命!

白族女作家景宜在《茶马古道》中写道:“拉萨可以三日断粮,却不可以三日无茶”。

时至今日,在藏区,娱乐需要喝茶,放牛、马随身带茶,客人来了要喝茶,寺庙的僧人更是喝茶,无论是诵经,还是辩经后都必须提前准备好茶。

由此可见茶叶对于藏区的重要性,故而究其根源,茶马互市的最初出现的原因只有八个字,互通有无,各持所需。

“以茶治边”

在我国西部历史上,“茶马互市”是汉藏民族间一种传统的以茶马互换为中心内容的贸易往来。

今日我们所称的“茶马古道”,实为源自古代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即先有“互市”,后有“古道”。

“以茶治边”是我国古代封建王朝为加强对西北、西南等边远地区的治理,而对边区民族实行的集茶法、马政、边政三位一体的一种边疆经略政策。

中央制定专门的机构和法律来履行以茶易马的职能,在西南交通要道上设置关卡,制定茶叶和马匹的交易方法。

这可以让少数民族用马匹换取生活必需品茶叶,利用茶叶经济垄断权来控制边区生产生活。

以茶治边政策是茶马古道、茶马互市的迈上正规,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这一制度兴起于唐宋时期茶法的形成、茶马互市的出现,至明代臻于完善,在民族史上具有较大的影响。

它稳定和巩固了国家对西北、西南边区的统治,从而维护其中央集权专制,而这客观上也加强了中国与西南国家的交流。

更重要的是,这种官方管理机制的形成,大大促进了茶马古道的绵延发展。


作者:admin

  • 茶马古道与普洱茶的故事
  • 走进茶的故乡,品茗·茶马古道
  • 哀牢山茶马古道,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物质文化遗产
  • 穿越茶马古道,去向大理,这里有最罕见的美食
  • 骑行在茶马古道上
  • 茶马古道:既是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也是国际商贸通道
  • 重走茶马古道 品味千年茶香
  • 合力利用好茶马古道丰厚遗存
  • 从古走到今,走过了时光隧道!比丝绸之路还要早的茶马古道
  • 如约茶事——关于以茶易物的茶马古道,你知道多少?
  • 茶马古道,我干了,你随意!
  • 川藏茶马古道的历史变迁
  • 云南不仅有风花雪月,更有茶马古道,在马背上走出的丝绸之路!
  • 茶马古道,一个时代的记忆
  • 茶人一生必走的道路,茶马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