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原来是这么来的

在我国西南地区,有一条世界上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遗产丰富而神秘的路线,它既是一条民间国际商贸通道,也是西南地区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还是一条适合徒步的极品路线,它就是茶马古道。

如果你对茶马古道感兴趣,一定不能错过它的由来。

公元625年,大唐与吐谷浑开通互市,又先后与吐蕃、回纥、突厥开展了以丝绸、茶叶交换马匹的互市交易,订立了互市地点,建立各种互市制度并安排专人管理。互市初期,中原王朝主要用金银、绢帛交换西域的战马和畜牧业产品,历史上称其以丝绸为主的“绢马交易”。中原人用以交易的丝绸,对西域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生活附属品,而中原人却渴望得到代表国家军事实力的战争武器——战马。在需求价值不平等的情况下,自然西域人拥有更大的易货定价权。“以马一匹,易绢四十匹,动至数万马”,“不平等”的绢马交易很快给大唐王朝带来了巨大的贸易逆差和经济负担,无以负荷。

为遏制这样的贸易逆差,大唐王朝逐渐开始由“绢马互市”转为“茶马互市”,贸易主体由可有可无的丝绸演变为“不可一日不食”的茶叶。茶,成为中原可以与西域战马抗衡的重要物资,从此再也没有从互市清单中消失。宋朝,更是订立了“榷茶博马”的制度,专以茶购买马匹,禁止或限制他物与马的交易。短短几十年里,吐蕃、回纥等地方出现了大量买卖交易茶叶的人,安徽茶、江苏茶、湖南茶……来自中原各地的茶叶都可以在互市的市场中见到。“其后尚茶成风,时回纥入朝,始驱马市茶”,“往年回鹘入朝,大驱名马,市茶而归,亦足怪焉”,唐代的《新唐书》《封氏闻见录》都记录下了这样的互市盛景。

两个不同地域、不同文明、不同生活习惯的民族间,能够达成双边贸易并非易事,这取决于对所交易物品的普遍需求性,及所交易物品的对等价值。中原对马的渴望由来已久,然而从“绢马互市”过渡到“茶马互市”,大唐王朝是如何在短时间完成这一完美的过渡,又是如何大幅提高茶叶市场需求,将大唐的贸易逆差局势反转?吐蕃、回纥、匈奴、吐谷浑皆不产茶,本无饮茶习惯,更不了解茶叶的药用功效及茶文化内涵,为何外来的饮品会成为比丝绸更珍贵的货物呢?这样的贸易地位的变化真正要归功于那些和亲公主们百年的文化铺垫。

自汉代开始,历代的和亲队伍源源不断地将中原珍贵的茶叶、饮茶习俗、茶文化带入邻国的王室贵族中,推广普及饮茶文化。这些努力逐渐地由上至下影响了吐蕃、回纥、匈奴、吐谷浑的饮茶习惯,每天食用油腻的牛羊肉之后,来一杯茶消脂解腻,不但增强了各民族的健康指数,也延长了当地居民的寿命,“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几乎成为每个邻国的饮食特色。茶叶成了西域民族继小麦、青稞、盐之外,每日最不可或缺的食物。在特殊的生存环境中,茶中的咖啡因、氨基酸和儿茶素被视为与人体所需糖分和电解质等同样重要的生命元素。“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既祛竭乏,难舍斯须;田闾之间,嗜好尤切。”这样健康的“瘾品”让邻国无法拒绝。与装饰外表的华服衣裳相比,每日皆饮的茶才是邻国人民的生活必需。茶叶无可替代,茶马互市也成为可以长久维持的贸易关系。

茶马交易的制度自唐开始,在唐、宋、明三代汉人统治的王朝中始终沿用。中原王朝的历代统治者都努力把控着对茶叶的绝对控制权,也让茶叶成为之后千年里中原地区用于换取马及其他重要战略资源的主要物资。茶,如同今天中东的石油,充当着经济杠杆和政权保障的角色。到了宋代更是形成了系统的茶马交易之法:以茶引作为茶叶经营的官方许可,茶马司管理相关贸易实务,茶马法确立各项贸易细则,完善的制度管理着所有对外的茶叶贸易。元代由蒙元帝国统一中原和西北大陆,元帝国不缺马匹,茶马交易演变成以银两及土货与中原茶叶的贸易。茶马交易一直到明代又重新恢复,此时贸易实体则已经从“马”转变成中原的“茶”。清代以后,随着以马为主力的冷兵器时代谢幕,茶马交易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现代遗存的茶马古道,是中国西南地区另一种以茶易马的民间商贸的通道,源于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茶马古道分为三条线路,青藏线(唐蕃古道)、滇藏线和川藏线,是中国与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南亚地区重要的贸易通道。茶马古道因以茶易马而得名,由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马帮引领,骡马背着中国的茶叶经茶马古道运输到西亚、北亚乃至世界各地。

马帮,驮运货物的马队,就是按民间约定俗成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一群马夫及其骡马队的称呼。马帮是大西南地区特有的一种交通运输方式,它也是茶马古道上主要的运载方式,为了面对险恶而随时变化的环境、适应生死与共的生存方式,马帮形成自己严格的组织和帮规,有帮内的习俗禁忌和行话。

从茶马古道的地理环境看,以高原山地为主,地势险恶、山路崎岖。西北亚及阿拉伯地区多荒漠和干旱地区,不适宜马匹长距离负重跋涉。云南普洱茶中著名的“七子饼”茶,就是评估了骡马在高原地带长期负重的承受力后,通过精心计算而得出的专为茶马古道这类长距离贸易之路所定制的商品。“七子饼”茶每七片称为一提,每片茶饼重量是357g,一提七饼的总重量为2499g(近2.5kg)。一件茶为12提也就是约30kg,一匹马左右各驮一件,共负重60kg,这样的重量也是骡马翻雪山、过垭口长途跋涉途中的最大负载量。依此定制的“七子饼”茶也在茶马古道上被运输了百余年,至今保留。

由于路途险恶,马帮往往要行走大半年才得以完成一次茶马交易,常会有大量的骡马、马夫从此消失在途中。但即便条件艰苦,也无法阻止一批批马帮出行的脚步。几百年来他们在西南地域留下的民间故事,以及茶马古道上那些被马蹄磨得锃亮发光的青石板路,都见证着当年茶马交易的繁华。

茶与马,这两个地球上毫不相干的物种在茶马古道中找到交集。在这条古老的贸易之路上,茶叶与马匹作为货物的价值甚至超越黄金。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本身就具备了货币的属性。茶叶与马匹让不同地域的文明互通成为可能,输送了文化习俗、宗教信仰和科学技术,也由此加速了人类文明的进程,成就了黄金般灿烂的文化碰撞与对话。

今天,茶马古道上虽已见不到历史长河中马帮交易最繁忙的场景,但我们依旧可以追寻着曾经的痕迹,去感受蹄印斑驳、马蹄声声,去到那空谷传响、古意盎然的通道上行走,体验一番别样心情。

唯一“活着的”茶马古道——丙中洛茶马古道

始于丙中洛沿峡谷逆怒江北上,通往西藏林芝地区察隅县察瓦洛乡扎那,全长70公里。全程步行,约4-5天时间,这条路既是滇藏川古驿道,也是今天察瓦洛乡通外界唯一常年通行无阻的道路。运气好的话,你还可以在这里邂逅运货的马帮!

普洱最长、最美的一条徒步路线——

16公里茶马古道

起始于宁洱那柯里,经过思茅区坡脚、思茅腊梅坡,最后到达茶马古城。全程16公里,徒步时长1天。从坡脚到思茅腊梅坡,这段名叫斑鸠坡茶马古道,是南北走向的重要一段。它是迄今保存得最完整、里程最长、茶马古道文化最厚重、沿路生态最好的一段,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交通史上的活化石”“一条流淌的茶马文化长河”“一段可以触摸的历史”。

另外,外省的朋友刚好可以借机游历一下“醉美云南”,大理古城、苍山-洱海、丽江-拉市海-束河古镇、玉龙雪山-蓝月谷、泸沽湖-草海-情人滩等,全都是绝美的路线。


作者:admin

  • 茶马古道——千古不了情
  • 茶马古道:穿梭千年的历史
  • 这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你知道它吗?
  • 茶马古道——武歌侃普洱
  • 常常听说的茶马古道是什么来历?
  • 茶人一生必走的道路,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一个时代的记忆
  • 云南不仅有风花雪月,更有茶马古道,在马背上走出的丝绸之路!
  • 川藏茶马古道的历史变迁
  • 茶马古道,我干了,你随意!
  • 那些早已消失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们
  • 中国西南地区的一条神秘路线——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上一个被人遗忘的地方,被人称为“云端彼岸”
  • 走过川藏线,看一看茶马古道
  • 中国商业往事—茶马古道
  • 探寻,追溯--茶马古道
  • 中国的茶道是世界驰名的,最有名的就是茶马古道了
  • 世上唯一一条海拔最高、最险峻的仍在运行的古道-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与人类古道的三次转折
  • 你不了解的茶马古道,比想象中更险更好看!